都灵Turin

将镜头对准生活中的人

有多久未见蜻蜓

翅膀透明地闪着光

飞近了,又飞远了

少年在河边回头

扔掉手中的竹竿

和竹竿顶头的蛛网

走近了,又走远了

我从未看清他的脸

我预计着十月还远

不敢答应去见你

只说一声好

心里却盼着变故

每天走二十八步台阶

在下午四点,

楼道里满是树叶细碎的影子

昆明的春跟夏,夏跟秋没有界限


“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,

梅花便落满了南山”

努力的方向错了时,走得再快,也只是将自己往轨道偏离地更远

人最大的悲剧,无非是在在自己本无天赋的领域用尽心力,即便知道,也不肯承认